翻滚吧校花

我是农村娃,家里穷,小时候我妈借口出去打工,跟外面的野男人跑了,再也没有回来,那几年日子不好过,我爸就和同村的几个人去镇上给人家擦背,一个月才回来一次,大部分时间就把我扔给了家里腿脚不便的奶奶。

村里的孩子都不跟我玩,说我是没娘的孩子,奶奶平时要下地干农活,也没功夫管我,所以我经常自娱自乐,记得有次爬到树上掏鸟窝,结果脚下一滑,从树上摔下来,右手手腕那里粉碎性骨折,绑了重重的石膏。

自此之后,奶奶怕我再出点事,下地干活的时候每次就把我给锁在屋子里,不让我出去,白天我一个人看电视,晚上就看着窗外的月亮,躲在被窝里哭,想我爸想我妈,感到特别的孤独,希望有个人来关心我。

邻居家有个姐姐,我叫她露露姐,她比我大八岁,那段时间她刚好放暑假,可能是觉得我可怜,她特别疼我,有好吃的好玩的都给我,还经常教我读书写字,她看我手上受了伤,行动不便,经常来我家里睡,晚上我俩就躺在一张床上,吹着电扇,虽然天气很热,但她每晚都会紧紧的抱着我,让我感觉很踏实,有安全感。

我经常没办法洗澡,右手绑了石膏,行动不便,奶奶要下地干活,也没时间管我,所以只能用左手勉强拿毛巾往身上浇浇水,久而久之,身上就有股难闻的味道,很臭,但是露露姐并没有嫌弃我,反而是领着我去了卫生间帮我洗澡。

我们俩都脱了衣服,我无意中发现她下面跟我不一样,那个时候我岁数小,不明白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,还特别好奇的指着裤裆里那玩意儿,问她这是什么,姐姐为什么你没有。

露露姐红着脸,捂着嘴咯咯的笑,说不知道,还用手指往上面弹了下,说你现在还小,等长大就知道了。

结果这一幕差点被我外婆给看到,后来露露姐再带我洗澡的时候,就总是会让我戴上一个黑色的眼罩。

不过奇怪的是我发现她的手总是放在我大腿根的位置,摸来摸去的,闹得我出乎寻常的舒服,她还有个特殊的癖好,喜欢在我手上涂抹肥皂,叫我帮她搓后背,但我却很奇怪,总感觉露露姐的后背和别人的不同,摸上去凹凸不平的,像两只水蜜桃,特别的软,我当时什么都不懂,还以为她生病了,背上长犄角了,哭的半死,不过露露姐却安慰我,说摸上去很痒痒,她很舒服,让我用点力,这样姐姐的病就能治好了。

总之跟露露姐在一起的这段时间,是我童年那段苦难日子里的一抹灿烂的阳光,但是好景不长,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她高考结束出去上大学了,家里父母也跟着搬走了,具体去了哪我不知道,为此我还伤心了好久。

慢慢的随着年岁的增长,我对那方面的事情慢慢有了了解,初一的时候我接触了一些少儿不宜的录像带和写真集,不过是躲在家里偷偷看的,还都是黑白的,不怎么过瘾。

后来我听说镇上有些录像厅晚上十二点之后会放这种片子,出于好奇我就花了五块钱,进去准备一探究竟。

一过十二点,大屏幕立马就跳出了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,大厅内陆陆续续走出来几个衣着暴露,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的,然后就看见邻座有个胖子领着其中一个女人去了楼上的小包间,我借口上厕所还不要脸的去偷听了,结果隔壁就传来了那女人嗯嗯啊啊的叫声,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,就感觉心跳很快,脸发烫。

回去后晚上就经常做那种梦,不知道怎么的,做梦的时候我就一直想起露露姐当年帮我洗澡时候的样子,越想越来劲,在床上动来动去的,有时候第二天早上醒来内裤都是黏黏的。

初二的时候,我爸赚了点小钱,在城里的工地当上了包工头,他说要让我接触城里的教育,不要想个土包子一样的,没出息,就把我给转到了城里一所不错的初中念书。

第一天上学的时候,因为我是村里来的,穷,心里自卑,特别怕被别人看不起,所以我就显得特别有尊严,走路的时候板着脸,瞪着眼,手里还攥着拳头。

我是村里来的,成绩本来就不好,班主任也没给我好脸看,就让我坐到了最后一排。

一开始我挺不爱理人的,觉得大家都是在嘲笑我穷,土。

我同桌叫二胖,肥嘟嘟的,是个话痨,老爱跟我聊天,说笑话,还跟我介绍班上的同学。

其中坐我前面的女生,我特别有印象,一方面是她长得漂亮,总喜欢戴个黑的太阳帽,穿着露大腿的白热裤,上身搭一件纹着hellokitty的黑t恤,加上那头乌黑亮丽的飘飘长发,没事儿再往身上撒点香水,整的我心里小鹿乱撞的,就瞄了两眼鼻血都忍不住要喷出来了。

另一方面就是二胖跟我说,她叫陈思彤,外号黄瓜妹,叫这个外号是因为经常看到她带黄瓜到学校来,具体的做什么的,你懂得,嘿嘿嘿。

说着,二胖还冲我死贱死贱的笑了笑。

当时我并不明白二胖跟我说的是什么意思,因为我常年生活在农村,又没有朋友跟我交流,所以对这方面的知识大多数都是从录像带上学来的,那里面都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,所以对于黄瓜这种蔬菜,我并没有什么概念。

不过听完后我还是跟着笑了起来,一方面是为了迎合二胖,怕他看不起我,装作很懂,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的名字,陈思彤陈思捅,我寻思咋还有人叫这名啊,这不是等着被捅的吗?

当时我跟二胖也聊开了,他对我的态度特别的好,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我心里想着城里人也没怎么瞧不起咱呀,看来呀是我多心了。

我就抱着开玩笑的态度朝着前面的陈思彤喊了一句,小黄瓜。

本想着没什么,哪知道她听到后,没给我好脸,转身就给了我一巴掌,还说:麻痹,你再喊一句试试?

我当时就懵了,没想到她发这么大的脾气,大脑一片空白,那时候还上着课呢!

老师也没多管,就让我俩别闹了,赶快看书。

陈思彤哼了一声转过头之后,我还愣在那边呢,盯着书上豆大的字,什么也都看不进去,我就感到头皮一阵发麻,我觉得之前那些都是装出来,看上去挺强大的,其实内心脆弱的要命。

说白了,就是一个字,怂!

上小学的时候没人愿意帮我,做错了事不是被高年级的打,就是回去被我爸揍,我还总是不敢还手,后来人家就送我一个外号,怂包。

这次也一样,被陈思彤打了之后,我想人家毕竟是女的,怪我嘴贱跟人家不熟,就叫人家外号,想想也就算了。

可没想到下了课老师走后,陈思彤就过来扯着的衣领,啪啪给我两巴掌,问我刚刚喊她啥。

我被她这样吓住了,就结结巴巴的说没,没什么,对不起,我错了……

可是她却不买账,拿着我的文具盒就往我头上砸,还踹翻了我凳子,把我给摔到了地上,指着我的鼻子吐了口口水,骂道:

“你这农村土包子,看你那怂样,城里也是你来的?赶紧给老子滚回去吃屎吧!”

她这话骂完,旁边那些同学不但不帮我,还都跟着笑我说我土,我当时心里憋屈的,趴在地上都不敢看他们了。

本来以为我那个新同桌二胖会帮我说几句话,可是我眼睛一瞥,却看见他正在旁边跟别人一起笑话我呢,我当时心里就感觉酸酸的,一下没忍住,眼泪水就吧啦吧啦的流了下来。

后来还是上课铃响了,老师快来了,我这才拍了拍屁股,回到了座位上,老师进来后,当时还注意到我身上脏兮兮的,问我咋了,但是我却没敢开口。

这时候,我同桌二胖还给我递餐巾纸让我擦擦脸,看着我呵呵直乐,说你刚才太逗了,第一次见到这么怂的人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,跟条死狗一样的。

我当时听完心里火的不行,手上的拳头都握紧了,不过后来我还是松开了,因为我怂,我怕被处分,就没搭理他。

他就接着跟我说,你也别在意啥的,那女的也是村里来的,我们叫她小黄瓜黄瓜妹啥的,也没见她说什么,估计是看你也是农村的,好欺负。

听完这话我心里就更难过了,心说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,都是农村人,你咋还瞧不起我呢?这女的真是犯贱,欠干!

中午的时候他们都去食堂吃饭了,我是第一天来,对这里不熟悉,也不知道城里的食堂跟我们乡里的是不是一样的,身上就带了五块钱,怕不够。

我本来准备挨一下饿,等着二胖回来再偷偷跟他打听打听打听的,就在这时候,我眼睛一瞟,就看到我前面陈思彤的书包里竟然露出了半根黄瓜!还是剥过皮的那种!

我眼睛瞅着那根黄瓜,咽了一口口水,肚子饿的咕咕直叫,这时候我早就把陈思彤的外号给抛到脑后了,更没有去细想她为啥叫黄瓜妹这个外号。

本来我就想直接把它给吃了的,可是想想这是陈思彤的东西,要是被她给发现了,我还嫌被打得不够呀?心里顿时就有些怂。

可是我看看教室里也没人,心里的那点大男子气概这就跑了出来,我心说不就一女的嘛,怕她个球呀,难不成她还能把我给阉了?

我就大大咧咧的把黄瓜给抽了出来,放到嘴里咬了一口,嚼的时候我还感觉这黄瓜味道怪怪的,有点腥骚味。

不过再腥骚也奈何不了我肚子饿,我没几下就把黄瓜给吃了,完了之后还津津有味的舔巴了一下手指头。

没过多久,大家就都吃饭回来了,一开始陈思彤还没发现黄瓜没了,后来等她注意到的时候,没忍住就啊的叫了一声。旁边人就问她咋了,东西被偷了?

陈思彤就瞪了我一眼,并没敢声张,说没啥,就又摆出了那副特别装的样子,感觉自己是个城里大小姐一样的。

不过她瞪我的时候,我心里还真是愣了一下,心说咋了,被发现了?

但是我心里想想也不可能呀,我偷吃的时候班上没人呀,索性我也就不多想了。

下午放学的时候,班主任看我是农村来的,土里吧唧的,就让我一个人留下来做值日,我心里挺不爽的,不过毕竟她是老师,我还是没敢说啥。

大家都走了之后,我正坑头扫地的时候,陈思彤就走到了我的面前,二话不说就给我一个耳光,还问我:

“好玩吗?把我东西交出来,快点!”

没有了 下一章

章节跳转中...

作者授权【小葡萄阅读
关注方式:
1、微信公众号搜索名称
2、微信识别二维码,继续阅读